我的同學瑋同學是一個很神奇的人。
但是就是因為他,
讓我在教學上看到不一樣的思維。

我這位瑋同學(哈哈,出賣你!),
從大學開始就是蹺課天王,
最常見到他穿著十元脫鞋在校園走來走去,
上課沒有他的蹤影,
等到要考試前,就是要惡補的時候了。

因為他是一個好人,
又講義氣,每次我沒有錢吃飯的時候,
他都會很貼心的不著痕跡的找我去吃飯,
搬家、看醫生,都是他不求報答的來幫我,
所以想當然要惡補,就是我區區可以報恩的時候了。

就這樣,每次都在弘道樓下,
就是要惡補一整夜。
時光匆匆,大學四年就這樣吊車尾畢業了。

畢業之後,大家都是自費生,
開始迎接教師甄試。瑋同學對我說:「我沒有考上沒有關係,你和另一位同學家境不允許,一定要考上。」
連報名都是他在最後一刻的時候帶我去報的。

前陣子,辛苦了四年的瑋同學終於考上了。
聊天中,我真的很高興有一位這樣的老師加入教育的行列。

他說,
因為人高馬大,又是男生代課老師,
想當然就是教第一放牛班。

這個放牛班,從以前三四年級就很有名,
教育可以益之,也可以害之。
由於因為以前的老師放縱,
所以這個班級聰明的、搗蛋的一堆,
傷透腦筋。
在三年級的時候就會去找其他的高年級嗆聲、單挑,
後來到五年級時,
還去打中年級的孩子。
更可怕的是,被打的孩子沒有一個願意來指認的,
所以,訓導主任只好一個個的拍下他們的照片,
請中年級孩子指認。

就連上個科任課也不得安寧,
不見了、沒去上課、裝病的一堆,
打架的、女生也氣焰很高,直挺挺的就和男生打成一團。

所以,剛開始完全沒有空堂,
就要跑在操場、科任教室......
一個個抓、一個個找。

而剛去的時候,
因為人高馬大,小朋友比較不會造次。
漸漸的,這位老師以不同以往的高壓政策:
字不用寫好,反正老師字很醜也不能要求你們;
體育課自由活動,不用一版一眼;
教室佈置就交給你們就好了;
中午不想睡覺就不要睡,去畫圖好了;
結果,這個天下第一班居然變得很棒,
惹事的事情也越來越少。

我想,一般的老師通常都是小時候成績好的一群,
像瑋老師、阿倫老師,就是從弱勢學生出身,
所以瞭解、接受、相信,
因為學生覺得老師可以瞭解、體會、接受他們的想法,
所以有感覺,被感動,當然做出傷害老師信任的事情就會比較少。

我想,我需要多一點的同理心,
接受孩子不一樣的表現。
選擇放手。


教育無他,
為「愛」及「榜樣」而已。

    全站熱搜

    yichan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