在國小的教學現場裡,每天要面對的30個孩子和處理一天100件以上的雜事:一邊改著「殘破甲古文」作業,辨識出那是什麼字體;一隻耳朵要聽孩子的「供詞」推理著他剛剛拿在手上的螢光筆現在應該在哪裡哭泣:另一隻耳朵要開庭審理糾紛,聽證人和嫌疑犯的說詞:眼睛還要喵一下遲交功課的孩子有沒有又恍神出遊;嘴巴定時向來找我閒聊的孩子對答:「嗯」、「真的喔!」、「真厲害」。龐大的工作量,所以我向來習慣在學校放些小餅乾、小糖果零食,以供迅速充電。

沒想到返校日回來,一打開鐵櫃,竟然發現一副殘破不堪的模樣,咖啡包被咬了大洞,餅乾 包吃了幾「口」,散落的糖果......算了算,三包餅乾和六包咖啡,看了看塑膠袋上的咬痕,嗯!應該是「老鼠」吧!

從小
每次一想到老鼠身上一團黑黑的肉,長毛、長尾巴,還會咬人的長牙齒,就全身起雞皮疙瘩,因此對於小叮噹可以跳上桌子跳舞,我完全可以感同身受。但是奇怪的,這次面對教室裡的貴客,我卻一點兒也不害怕,莫名的,還對老鼠兄愛喝咖啡這點,覺得有種同好惺惺相惜的感覺。

上課時,和小朋友聊到教室有老鼠,小朋友也不害怕,紛紛說:「我們家也有啊!」還鉅細靡遺的形容。還有小朋友說:「老師,我們家還有蛇!我叫我爸爸送你一條來吃老鼠好了!」真是傷腦筋啊!這樣不就變成「蛇鼠一窩」?有些小朋友建議我:「老師!不然妳放老鼠藥好了!」天啊!現在雖然知道有老鼠不會害怕,但是如果到時候打開看見有屍體,或是知道老鼠因為老鼠藥而死,我一定會尖叫的!上天有好生之德,吃幾塊餅乾喝咖啡,罪不致死啦!

不過說歸說,還是不希望養一隻老鼠當寵物,當天連忙將所有的東西拿出來清一清之後,將食物都裝進保鮮盒裡,我想,這樣鼠兄就會知難而退,轉移陣地了吧?沒想到隔天打開一看,老鼠沒辦法打開盒子,吃不到食物,竟然留下一粒大便給我,像是在訴說對我的抗議,真是不禁啞然失笑:「就像小偷嘛!」

再隔日,又一顆大便。我想像著鼠兄發現滿櫃食物的驚喜,又經歷看得到吃不到的失落,雖然有些同情,但是也愛莫能助!突然覺得情節非常熟悉,所以靈機一動的我,做了一件事,我放了一本書:<誰偷走了我的乳酪>,雖然不知道看的懂不?但是鼠兄,要記得去找其他乳酪囉!祝順利啦!

全站熱搜

yichan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