是低! 今天就是我在寫論文的時候一直期待的畢業典禮。 深夜寫論文的時候, 我心裡一直在想, 腦中一再浮現: 湖畔的煙火一定很美, 我要在二樓俯視, 那個最佳位置, 然後替自己這麼辛苦拍拍手。 可是我沒有去。 我也不知道為甚麼。 一方面中暑, 一方面實在是兩年發生很多事情。 我不太想面對自己可能會掉淚的場面。 這兩年, 發生好多事情。 分手,又分手。 吵架,又吵架。 逃避,又逃避。 掉淚,又掉淚。 深夜宿舍前我爸的車, 常常面對家庭會議裡我媽的淚, 流言斐語, 準備好久自己的論文卻不能去的澳洲行...

    全站熱搜

    yichan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