原來,生命中痛苦的不是生死,而是離別。

 

葡萄樹上週某天早上呆坐在床上,我問他,你怎啦?

他幽幽的說:我剛吐血。

吐血!吐多少?!

大約十元硬幣大小。

什麼顏色?!

鮮紅色。

你有拍下來嗎?!

沒有。

 

「那,我們今天去看醫生好嗎?」

第一次,他那麼柔順的答應了。

 

儘管前一天凌晨四點多我爬起來準備數...

    全站熱搜

    yichan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